我想带你看看我眼中的世界

被卷老师的summer camp结结实实地捅了一刀但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只能和小伙伴一起心疼了下提问的小哥哥就当是苦中作乐了吧[摊手]

【冢不二】别来无恙(完)

番外

我很感激,曾在最美的年华遇见最美的他们,纵然我们相隔了一整个青春。

 

前田彻平从小就是个认真完美的孩子。即使他身为大学教授的父母对他没有太多要求,但他仍将其看作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很好的表现。于是他顺理成章变得一丝不苟并且极具规划和行动能力。无论是在考场还是网球场,前田都是超越同龄人的存在。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前田升入青学初中部,他国一的那一年发生了两件对他影响深远的事。

一是他所敬仰的龙崎教练因为身体问题而退休了,接替她的教练是个看上去很猥琐的青年,时常带着副墨镜,随意地披着件夹克一个人笑得贼兮兮的。

二是在国际网坛中,一个名叫手冢国光的日本选手渐渐进入了人们的视...

【冢不二】别来无恙(13)

13.

红尘之中,每个人都是孤独的行者。不是谁都能当你的权杖,也不是谁都可以一成不变地陪你度其终老,但是,人生漫漫,那个人总会出现的。

 

伦敦西南角的草地网球场上空,一抹黄影浅浅掠过,快得几乎让人抓不住。而它的每一次落下,必然伴随着排山倒海的欢呼声。头顶毒辣的日光不仅没有磨灭人们的干劲,反而更加激起了他们隐藏在骨血里的热情。

手冢和越前分立在球网两侧,胸口都微微起伏着。在一局了结后的短暂时光里,他们不约而同地抬起头,凝视着对面许久不曾交手过的彼此,身体中的血液仿佛渐渐沸腾起来。

手冢轻抹了一把额前的汗水,纵然隔着数米,纵然逆光,他仍旧看清了越前突然说话时的口型,是日语的“...

【冢不二】别来无恙(12)

12.

年月深长,人生走过的片段总是似曾相识,那是因为季节在往返,故事在重复,而世人也总有遗憾要消除,别无他恙。


日子就如泰晤士河中的水,平静地向前流淌而去。

即使同处一个城市,不二和手冢也并没有太多刻意的互动。

手冢每天按部就班地训练、比赛,不二则带着相机四处走走。偶尔在酒店里遇见,不二会讲些街头碰到的趣闻轶事,手冢则一般静静听着,遇到感兴趣的就插上几句,而后便各自回房,直至下一次的偶遇。

 当不二几乎用相机记录下了整个城市时,手冢和越前也终于将在比赛中相遇。四分之一决赛,两人先后打败对手晋级四强,如愿以偿地迎来了大满贯赛事中的首次对决。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不二正...

【冢不二】别来无恙(11)

11.

对于手冢和不二来说,只要他们想,就一定可以并肩走到最后,因为他们足够坚定,也足够强大。


英国,伦敦。

虽然刚过正午,天色却已有些暗沉。薄薄的雾不知何时浮起,游走在都市的各个街道间,模糊了人们的视线,空气中也弥漫着令人不快的湿意。

温布尔登网球场,欢呼涌动,衣袖飞扬。

仿佛天气丝毫没有影响这里的热烈与激情。

看台两侧的观众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中来回跑动的两人,紧张而期待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开来。

还有一球,所有人都在心中默念,还有一球就结束了。

球场一侧那个茶发棕瞳的男人扬起左手将球拍迎向了飞来的网球。一抹黄影蓦地闪过,决定了这场比赛胜负的小球越过网后飞快地向地...

【冢不二】别来无恙(10)

10.

世上总有一些梦想,纵然无法一直为之奋斗也不愿忘记;世上也总有一些人,值得自己把未完的梦想托付于斯

 

 

六月的伦敦,相较于处在亚欧大陆另一端的日本,要显得凉爽湿润许多。

这座国际都市还是维持着一如既往的样子:繁华的街道上车辆川流不息,来往的行人彼此擦肩而过,神色漠然,步履匆匆。不过随着夏天的到来,某个词被提起的几率也逐渐频繁了起来。

温布尔登,一个乍听有些陌生的名字。但每年六月中旬,世界各地的网球选手都会开始向伦敦汇集,只为了一场以它命名的,世界上最古老的网球赛事——温网。

手冢自然也不例外。

此刻,他正在经纪人泽村的陪同下,拖着行李踏进了温网参...

【冢不二】别来无恙(9)

9.

只要在转身的刹那,彼此铭记住他们曾一起挥洒汗水的那抹盛夏,铭记他们曾重叠过的那剪时光,便足矣。

 

是夜,城市中心的大钟敲响了凌晨一点的宣言。老街已陷入了完全的静默之中,原本还有人声传来的最后一家店也不知何时熄了灯。与此同时,东京城郊的田野边,铁轨静静地卧着,远远地传来了列车的轰鸣声。

本该冷冷清清的车厢中难得坐了一群兴致高昂的客人,十分热闹。

越前一脸困倦地用手撑着头,忍受着耳畔不断传来菊丸和桃城唧唧喳喳的说话声,忽然有点后悔参加了这次的聚会。输掉规则各种奇葩的游戏被灌了一大杯乾汁昏迷到刚才不说,刚醒来又听见他们闹着要一起爬山看日出。本以为手冢会出言阻止,谁知道他在...

【冢不二】别来无恙(8)

8.

一旦你确实需要爱,你就会发现它正在等待着你。


墙上的挂钟晃悠悠地走向了十一点,天花板上的吊灯散发出暖黄色的光,静静地笼罩着下方喧嚣之后的寂静。

原本整洁的寿司店内已是一片狼藉:桃城菊丸早已枕着盛寿司的盘子呼呼大睡;越前海堂因为输了游戏被灌下乾汁,正惨绿着脸昏倒在地板上;其他向来稳重的三年级也不胜酒力,各自找了合适的姿势睡了过去。就连不二,也伏在吧台上浅浅地入了眠。

唯有酒量不错也无人敢灌酒的手冢仍然保持着清醒,独自坐在光影相接处看着这一切。

回顾不久前度过的几个小时,手冢都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那种混乱:层出不穷的新型游戏与处罚;各种不为人知的年少糗事接龙;一言不...

【冢不二】别来无恙(7)

7.

再怎么绚烂的青春,也都会随着光阴流逝匆匆落下帷幕。但在散场之后,无人之时,我们至少可以再次登上舞台,补上一场完美的谢幕。

 

残阳如血。夕阳的余晖倾洒在并不宽阔的街道上,无限温情。

这是一条老街,在四周繁华的映衬下,显得有些冷清。

不时有人结伴走过,在路旁一家装修精美又不失古朴的寿司店驻足,却又因为门上暂停歇业的牌子离去。

一辆的士悄无声息地停在了店门口。


河村正坐在略显昏暗的店铺内,盘算着一会要做什么种类的寿司。

“呲啦”纸门突然被拉开。突如其来的光线让河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当他睁眼望向门口的时候,那里正站立着一个面容有些许凶恶的男子。

“海...

【冢不二】别来无恙(6)

6.

日落以后,天黑以前,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光;正如稚嫩之后,成熟之前,曾相遇的我们。

凌晨五点半,东京。

远方的天空已依稀透出几丝光亮,而眼前的这座城市仍被笼罩在稍显寒凉的薄雾之下。

手冢默默跑过尚未苏醒的大街小巷,偶尔碰见几个和他一样在跑步的陌生人,然后或快步超越,或擦肩而过。


回到家,手冢有些讶异地发现本应该在院子里锻炼的祖父正端坐在茶桌前,桌上摆着一碟梅子和两杯茶,看上去正在等待他的归来。

在手冢国一身上,完全看不出八十岁老人应有的苍老和暮气。相反,他粗犷而分明的面部线条让他看起来精神抖擞。手冢严肃又认真的性格正是来源于此。


“爷爷,早安。”...

1 / 2

© 穆之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