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带你看看我眼中的世界

【冢不二】别来无恙(1)

清理电脑文件的时候偶然发现自己很久之前写的冢不二文。

虽然那时候文笔渣得不忍直视但好歹也是自己第一篇写完的文。

所以就改了改放上来。

大概是清水向的文吧,毕竟初衷就是写一个简单的、久别重逢的故事。

 

01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再普通不过的早晨,不二周助顶着一头略显凌乱的栗发从床上坐起,想到刚刚的梦境,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嘴角。

不二梦见了自己读国中的时候。

当时年仅15岁的自己是什么样的,又都在做些什么呢?不二偏着脑袋睡眼惺忪地回想着国中时代别人对自己的评价:

“网球天才、温柔腹黑、拥有喜欢芥末与仙人掌的怪癖、爱好摄影、再加上姐姐说的青涩……”

嘛,似乎除了第一个与最后一个,自己这八年间似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在与现在的生活状态对比了一下之后,不二有些沮丧地下了结论。

撇开青涩不谈,自己当初究竟是为了什么开始打网球,又是为什么而没有坚持下去呢?

开始打网球自然是因为不让人省心的别扭弟弟裕太,而考虑后一个问题时,不二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张已经有些模糊的面容——手冢国光。

似乎不二的国中时期是和手冢国光这个名字牢牢地系在一起的,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不二在回想久远的校园生活以及自己短暂的网球生涯时,发现那时的记忆里总是少不了手冢的身影。

对于最后手冢突然的离开和那场仓促又输得很惨的比赛,有段时间不二还曾纠结了一段时间。纵使这么多年过去,回想当初的情形,不二也能感觉到那时自己内心淡淡的酸涩和不舍。

之后也曾几度想要理清自己与手冢间那种微妙的关系,但在一番胡思乱想后,不二便果断放弃了再在这个问题上耗费脑力。然后就这样安安稳稳地随着光阴向前走,并在不刻意关注也不刻意回避的情况下,渐渐淡化了对手冢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最后几近于彻底遗忘。

尖锐的闹铃声不友善地响起,强迫不二从陈年旧事中抽身而出,回归现实。

关掉闹钟,不二轻叹了口气:自己居然将宝贵的清晨时光用在回忆过去上,果然是心态已经开始衰老了吗?

这想法要是被往日同窗菊丸英二听见,恐怕又会大呼小叫地指责不二身为年仅24岁刚刚工作前途无量的青年摄影师抱持这种消极思想简直不可理喻了。

至于不二为什么会选择摄影作为职业,一是兴趣使然,再则就是摄影师相对自由的工作状态。要知道,没有什么比朝九晚五一成不变的生活更让向来散漫的不二难受了。

简单却不简陋的早餐过后,不二拿起相机,笑眯眯地和窗前的仙人掌打了声招呼,而后便晃悠悠地出门寻找素材了。

东京的街头一如既往地热闹,不二举着相机走过大街小巷,眉眼弯弯,不时和熟识的店主或是行人问好,期间收获夸赞无数。这年头,谁家的娃娃没有点这样那样的毛病,好不容易遇见个不仅长得眉清目秀、而且还举止优雅懂礼貌的好孩子,大爷大妈们自然要卯足了劲夸奖。

走到一家著名的体育俱乐部附近时,粉丝的尖叫和摄像头的快门声从不远处传来。

恐怕是哪一个体育明星被娱记和粉丝逮住了吧,不二有些幸灾乐祸地想,同为摄影方面的工作者,自己可是比娱记过得轻松多了。

经过黑压压的人群时,不二漫不经心地抬头瞧了瞧,然后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央、被团团围住的手冢。毕竟那双仿佛从未懈怠过的锐利双眸与挺拔身姿,实在是耀眼得令人无法忽视。

即使淡然如不二,也因为这猝不及防的偶遇怔了一瞬。他睁开双眸打量了一番最近风头正劲的网坛新星,随即发现虽然很久不见,眼前的青年还是一如既往得可靠与着。

与此同时,那些不久前才回忆过的过往片段如潮水一般扑面而来:

明明手臂受伤却不肯向对手妥协的手冢;

日常训练时不近人情却也偶尔温柔的手冢;

被自己作弄露出无奈神情的手冢;

自己为裕太难过时眼带关切的手冢;

……

无数的景象闪过,最后定格在手冢离开时坚定依旧的背影上。

原来不想起并不代表遗忘,被掩埋在心底的记忆也终究有一天会因为某个契机而重见天日。

天才不二罕见地觉得心情有些复杂,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停下脚步的打算,因为这显然不是叙旧的好时机。只是在经过下一个转角时,他突然想起曾经偶然读过的一句话: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原来是真的,他想。

 

-TBC-

 

 

评论
热度(30)

© 穆之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