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带你看看我眼中的世界

【冢不二】别来无恙(2)

2.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Game won by Helmut Merkel,3-2!”

时间有一瞬的静止。

静默了几秒后,两旁的看台上爆发出惊人的欢呼声。

来自各地的观众们情不自禁地起身鼓掌,将由衷的赞叹献给场中呈现了一场精彩绝伦的两位选手。

手冢站在巴黎西郊的红土球场上,望向站在球网对面的男人,今年澳网公开赛的冠军,同时也是刚刚战胜了自己的对手——赫尔穆特·默克尔。对于自己一球之差的落败,手冢并没有觉得多么遗憾或是懊恼,因为默克尔的确很强。

这位比自己多了八年经验的德国老将有着耀眼的金发和健壮的体格,在接受采访或是与别人交谈时总是露出爽朗的笑容。手冢本以为他是倾向于力量型的选手,但真正站在网球场上才发现,他的打法出人意料的细腻与安静。

很久以前,曾经也有一个人给过他同样的感觉。

......

向注视着自己的教练阿切尔颔首示意后,手冢面色平静地走进了自己的休息室。

他的经纪人泽村隆一正抱着手臂半倚在门框上,就这样看着手冢像往常一样有条不紊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而后终于忍不住出声:“我还以为这次终于可以看见你输球之后沮丧失落的样子呢,这可是法网半决赛啊喂……要不要这么淡定,偶尔也满足一下老人家的愿望嘛。”

“输比赛只是因为不够强而已,如果因为这个就沮丧的话,那我必然无法继续前行。”八年的相处,手冢已经充分具备了将自己略显唠叨和恶趣味的经纪人堵得说不出话来的技能。

“真是败给你了,”泽村果然被手冢的回答噎了一下,只得悻悻地拿出行程表,“Boss召唤你,想当面和你商量接下来的赛程安排。看来随着你在日本本土的影响力越来越大,boss也坐不住了啊。”

“我会尽快收拾行李。”

泽村看着面前青年坚毅的侧脸,不知怎的就想到了数年前自己第一次见到手冢的情形,那时候他也是像现在这样宠辱不惊、严于律己。从少年到青年,八年的光阴似乎根本没有在手冢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他一直过着极其规律而又严谨的生活,并切实地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行着。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手冢才能获得大多数选手和教练的尊重与赏识吧。否则以手冢这般独来独往的习性,根本不可能有自己的社交生活。

作为一个经纪人,泽村当然满意自己所带选手的优秀和完美,可有时也难免会觉得不真实:在手冢身上,他看不见任何属于这个年龄段的冲动与放肆,就连明显的情绪波动也鲜有出现。

叹了口气,泽村忍不住又起了戏弄手冢的心思:“话说回来,你来德国八年,不参加聚会也不交女朋友,每天除了训练就是看书,就算休假也是去登山或者钓鱼,日子过得和苦行僧似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公司对你实施高压政策呢。“

“反正这次回国有假期,你要不要试着……喂,我话还没说完你要去哪?我是认真的!你已经25了手冢,是时候谈个恋爱了!哪怕你只是参加个同学聚会什么的也好啊!手冢?!”

泽村被收拾好东西就径自离开并丝毫没有打算回应自己的手冢气得直跳脚,却也无可奈何,每次说起关于这方面的事,手冢总是选择性无视他,直到他自己放弃继续这个话题。

而另一边,手冢背着包走向停车场,他知道泽村想说什么。有时候甚至连他自己都会反思生活是否真得太过单调,但得出的结论往往却是:对于他而言,日常丰富多彩与否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所以他也一直没有主动地去改变现状。

在泽村刚刚的那一大段碎碎念中,最触动手冢的反而是他在话尾提到的同学聚会。虽然手冢一直认为回忆是不成熟的表现,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常常在不经意间就会想起过去的种种。

正如他的书桌上一直摆着那张青学网球部正选登山看日出的合影一样,对于国中三年的校园生活,手冢比自己想象得还要怀念。

职业选手的生活确实枯燥而又无趣,相较之下,昔日与队友们一起奋斗的时光就显得愈加生动与鲜活。

当时作为部长的自己的确过于严厉了些,然而队员们并没有因此疏远自己。按照乾的话来说,即使受到惩罚的时候会小小地埋怨手冢的严肃无情,但反正平时偶尔也能看到他因为这个吃瘪,就觉得无所谓了。

那么,营造出那样局面的,又是谁?

是谁在自己被误认作老师之后笑得乐不可支;

是谁一直坚持不懈地想看自己喝乾汁的样子;

是谁毫不顾忌地吐槽自己吃烤肉蘸盐像是老年人;

又是谁即使冒着被罚跑圈的危险也要调侃自己;

......

是不二周助。

现在想来,每当自己低气压时,不二总是能恰好出现,带着温和的笑容化解气氛中的凝重,无形中拉近自己与队员们之间的距离。

只是,虽然别人都觉得不二和自己很默契,但那时的手冢仅仅把它当做单纯的友情而已。毕竟他们之间的交集往往仅限于最普通的日常,不二也总是能很好地掌控这之中的分寸。

直到手冢孤身一人来到大洋彼岸的德国,看着身边的选手、助理、教练换了又换,他才发觉陪伴本身就是很困难、也很值得珍惜的事,何况是陪伴自己。

在日复一日的单调训练中,在没有人能理解自己简短的话语时,在右后方的空气失去了熟悉的温度后,手冢才慢慢意识到其实自己早已习惯了不二的存在。

于是,时光的流逝非但没有能够模糊不二的面容,反而使他的温暖笑颜和冰蓝双眸在手冢心中愈发清晰。

当手冢即将踏上法国飞往日本的飞机的那一刻,他抬头望了一眼身后湛蓝的天空,不自觉地想起了离开的那天。

虽然当时他没有回头,但他知道,身后的不二哭了。

有时候,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TBC-


PS:这真是real粗长的一章,码的我是头昏眼花......一直觉得手冢特别难写,因为相对而言他是较为含蓄和自持的那种类型,所以很多东西就不容易表现出来。嗯...我尽力尝试去诠释了手冢的内心活动,但愿大家能看懂~

评论
热度(26)

© 穆之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