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带你看看我眼中的世界

【冢不二】别来无恙(3)

3.

时光守不住永恒,但人的记忆可以。

不二并没有太过在意在街头偶遇手冢的事。先不说两个人之间已经横亘了八年的时光,更关键的是,他没有手冢现在的联系方式。

嘛,反正都在同一座城市,总会再遇见的。不二给自己做了一番心理建设之后就把这件事暂时抛到了脑后。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次相遇来得如此之快。

 

偶遇事件几天后的周末。

不二接到了一通来自现任某杂志社编辑的大学舍友的电话,请他为新一期杂志拍摄一组以校园与青春为主题的照片。

老同学所求,又薪酬丰厚,完全没有不接的理由。只不过...

不二偏头,目光扫过床头相片中绽放的樱花,以及樱花树枝叶间若隐若现的教学楼,露出了一丝怀念的神情:

校园与青春…吗?这种类型的素材,果然还是要回青学找啊。

 

次日天气恰好很晴朗,天空澄澈得没有一丝云彩。

不二度着步子,照着记忆慢悠悠地晃过大街小巷,来到了某一处再熟悉不过的路口。只要在这里穿过马路左转,再沿着街道走两百米左右,就可以到达青学的大门。

站着等红灯的时候,不二想起许多年前每一个部活后的傍晚,自己总会和手冢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有时会讨论部员们的状态或是班上的日常,又有时什么也不说。最后他们在这个路口停住,告别,分开,再迎来下一个傍晚,周而复始。

 

带着些许复杂的心情走过斑马线,不二刚准备转身向左,不远处却突然传来了一声极具辨识度的呼唤: 

“不二。”

动作微不可察地凝滞了片刻,不二转头,由于逆光,他看不清那人的表情,只能站在原地,望着那道挺拔的身影一步步踏出耀眼的阳光,而后停在了自己面前。

有那么一瞬间,不二脑海中闪过许多想说的话,然而最终他只是眯起双眼,弯起嘴角,笑着看向眼前的人:“好久不见,手冢。”

不二不知道的是,在他到达之前,手冢也已经在这个街口停留了一段时间。

 

从不二出现开始,手冢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他。他凝视着成熟了一些却依旧是记忆中那般的不二举着相机靠近,在街口停下,好似陷入自己的思考而后又回到现实穿过马路。然后终于在不二准备转身的一刹那,手冢出声叫住了他。

在一步步靠近的过程中,手冢觉得自己恍惚间看到了八年前的手冢国光穿着制服,背着书包,大步超过自己,向对面走来的同样稚嫩的不二周助打了招呼,然后与他交谈着并肩向学校走去,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回过神来,手冢细细地望着面前微笑着的不二,眼神不经意间柔和了下来。

 

不二向来随遇而安,在他看来,很多事情顺其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所以在过去的八年中,他也没有尝试着主动去联系手冢。

然而这一刻,他第一次否定了之前的想法。因为直到看见手冢真真切切地站在一步之遥的地方,他才意识到,其实自己很想了解手冢在德国的经历与生活。

但不二绝不会把这些内心活动显露出来,所以他只是像很久以前那样,很随意地问了一句:

“手冢,你是要去青学吗?”

“啊。”

“那…一起走吧。”

“嗯。”

阳光撒在两人身上,在地上勾勒出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安静而美好。

时光似乎改变了一切,然而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改变。

 

经历了漫长的八年时间,青学的校规变得严格了不少,比如外人无相关证件不得入内。所幸看门的大爷对当年从来不笑和一直微笑的年级第一第二还有一些印象,手冢和不二这才得以被破例放行。

走过陌生又熟悉的林间小道,不二感受着久违的校园气息,低喃了一声:“这么久没回来,青学还是一如既往地漂亮啊。”

听见不二的自言自语,手冢侧头:“毕业以后,没有来过吗?”

不二上前几步,走到教学楼前的樱花树下,仰头看了看树上已经有些凋零的樱花,又望了一眼不远处的网球场,回过身来,对着手冢道:

“呐,手冢,你看:再熟悉的樱花树、教室和网球场……这里的每一处都充满了我们的青春和回忆,可我们永远回不去了。那种被限定时间的独特感觉,只有在特定场所特定时间才能感受到的独特气息,现在以及未来,都不再属于我们。这种感觉挺让人忧伤的,所以我毕业之后没有怎么回来过。”

 

手冢似乎有些触动,他对上不二带着怅惘的眼神,缓慢而又坚定地说:

“时光的确守不住永恒,但人的记忆可以。那些你所怀念的事物,其实已经被定格在了你的记忆中,永不消逝。”

 短暂的沉默过后,不二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

“啊,是啊。”

-TBC-

 

PS:其实我纠结了很久到底要让他们怎么见面,最后还是决定就描写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场景好了。因为一直以来冢不二给我的感觉就是很平淡也很温馨的老夫老妻【笑哭】

 

评论
热度(27)

© 穆之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