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带你看看我眼中的世界

【冢不二】别来无恙(5)

5.

我孤身一人走了很久,绕过了光阴,走过了荆棘,却怎么也避不开你

 

天色微晚,空气中泛起了一丝凉意。偶尔有风吹过,路旁的树叶便沙沙作响。

不二走在手冢身侧,抬眼看了看已被晚霞染成浅橘色的天际,开口:“已经黄昏了啊,学弟们真是出乎意料地热情呢,或者应该说,手冢你现在可是青学网球部的骄傲。”

手冢没有转头,余光却落在了身旁的笑容安然的不二身上,轻轻地“嗯”了一声。

 

接下来的时间谁都没有再说话。

他们就这样并肩向前走去,一如从前的每个傍晚,叫人根本看不出他们之间横亘着过去八年的离别。

然后他们停在了熟悉的路口。

不二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可是身体已经依照本能先一步做出了反应。

于是接着就是再自然不过的道别,转身,离开,渐行渐远。

 

在分别后的第一个路口,不二才后知后觉地想到:这会不会是和手冢的最后一次见面呢?毕竟以他们的生活差距之大,以后想要有交集应该很难吧。

不二一边在心底为此遗憾着,一边头也不回地继续走远。

即使在生命中曾有一秒想要不顾一切脱离现实,但我们终将回归正轨,因为这才是生活。

 

手冢独自行走在繁华的街道上,回想着与不二戏剧般的相遇和再平淡不过的分离,心中涌起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滋味。

其实他很清楚,他们今天的偶遇不过是像掉落在彼此生活中的石子,即便激起过层层涟漪,也最终会归于平静。今日一别,他仍将孤身在职网中拼搏以到达更高的地方,而不二也会继续沿着现在的轨迹继续平静得走下去。

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手冢向来冷静自持,只是这一次,他的理智怎么也没办法完全说服自己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渴望。

他记起自己还在U-17的时候,在与大和部长的比赛中领悟天衣无缝之后,就做了进军职网的决定。

大和部长得知这个消息后沉默了片刻后,然后问了个看似不相关的问题:“你是说要现在一个人去德国,而后踏上职网的生涯?”

手冢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真的不打算引导不二成为职业选手吗,明明他的潜力不弱于你。”

那天网球场上有许多选手在附近练习,各种各样的声音交织在一起,非常嘈杂。即便如此,手冢也清晰地听见了大和部长带着些许不赞同的话语。

“为什么不选择和他一起到达最高的地方呢,不二自己也不会反对的吧?”

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呢,好像是“这不是不二的最好归宿,他更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也比我有更多的可能性,所以没有必要因为我踏上这条如此难走的路。”之类的话吧

而大和部长听后望了一眼不远处正与菊丸说笑的不二,似乎低低地说了一句“是这样...吗?”

 

现在想来,也许正是因为太过了解彼此,知道对方值得更好的人生,所以才会都下意识地避开那条不应该逾越的界限。正是因为当时太年轻,无法对未来、对彼此做出确定的承诺,所以对于手冢的离开,不二没有做出阻拦;而对于不二的眼泪,手冢也没有片刻停留。

时光没有改变青学,也没有改变你我。只是,我却不知道我们还是不是当初的我们。

手冢没有再往下想,而是选择将这个问题暂时放在心底,然后加快了步伐。

毕竟前面的路,还很长。

 

那天晚上,回到家的不二在将照片传给朋友后就把自己扔进了房间,找出手冢出道以来所有的比赛视频,抱着腿坐在床上看了个通宵。

看着屏幕上的手冢球技由原本的生疏晦涩一步步地走向成熟自如,不二轻叹了口气:在逐渐进步的背后,必然是整日整夜的艰苦训练。再联想到手冢冷冰冰的性格,日常生活也必然是一如既往地古板。果然过得很辛苦啊,手冢的这八年。

不二忽然再次想起了当年手冢离开时没有停滞的身影,却拥有了与之前全然不用的心境:早就预料到职网这条路的难走,所以才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么。

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不二真是不知道自己该感激手冢的体贴还是责怪他的自作主张了。不过,这也是他们之间默契过头了所致。国中三年,他们早已经习惯了站在了对方的角度去做决定。

即使想通了这一点,不二也没打算对他和手冢的关系做出什么实质性的改变——因为...他忘了要手冢的联系方式。

现在就很好,他又一次安慰自己,至少他们曾在最美的时光遇见过彼此。

 

怀着这样的想法,不二颇为难得地对生活提起了些许认真对待的心思,因为总觉得只有这样才能不负手冢的好意。

于是之后的日子又恢复了正常,不二一度以为这就是他和手冢的归宿。

然而几天后,他就从菊丸那里得知了大石组织了一次网球部正选聚会、并且手冢也会参加的消息。

在被菊丸拉着讨论了一下新上市的几款牙膏后,不二终于得以挂断了电话。放下手机,他自嘲般地想果然多读书是有用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我孤身一人走了很久,绕过了光阴,走过了荆棘,却怎么也避不开你。

用在他和手冢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TBC-

 

PS:一直觉得如果冢不二之间不发生点什么偶然事件的话他们真的会天各一方各自这样生活下去...大概是性格使然吧

评论
热度(29)

© 穆之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