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带你看看我眼中的世界

【冢不二】别来无恙(8)

8.

一旦你确实需要爱,你就会发现它正在等待着你。

 

墙上的挂钟晃悠悠地走向了十一点,天花板上的吊灯散发出暖黄色的光,静静地笼罩着下方喧嚣之后的寂静。

原本整洁的寿司店内已是一片狼藉:桃城菊丸早已枕着盛寿司的盘子呼呼大睡;越前海堂因为输了游戏被灌下乾汁,正惨绿着脸昏倒在地板上;其他向来稳重的三年级也不胜酒力,各自找了合适的姿势睡了过去。就连不二,也伏在吧台上浅浅地入了眠。

唯有酒量不错也无人敢灌酒的手冢仍然保持着清醒,独自坐在光影相接处看着这一切。

回顾不久前度过的几个小时,手冢都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那种混乱:层出不穷的新型游戏与处罚;各种不为人知的年少糗事接龙;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闹剧...

或许大家不想这场特殊的重逢沦为疏离客套的、充斥着成人世界伪装的一般聚会,才会这般格外地放肆。

此时,不远处的不二撑起了身子。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太阳穴,他睁着尚还有些朦胧的双眼朝不远处的手冢随意地笑了笑,眸中分明还残留着几丝醉意。

“本来以为自己肯定是第一个清醒过来的,不曾想手冢你根本就没醉。”

明明是多年前早已看惯了的慵懒姿态,只是嗓音中带上了一丝孩童般的赌气,就让手冢觉得惊心动魄得...美丽。

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却又见不二指着面前惨烈的景象,笑道:“看样子他们短时间内是醒不过来了,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

夜凉如水。

沉沉睡去的老街悄然无声,清冷的月光混合着路旁的白色灯光在地上投下一个又一个光晕,远处依稀传来虫鸣声。

夜间的风带着几分寒气,没走几步不二已经觉得醉意散了许多,又觉得自己把人喊出来却一言不发似乎有点不厚道,便开口道:“上次见得匆忙,也没问你这些年在德国过得怎么样?”

手冢目视前方,而后轻描淡写地答:“也没什么特别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训练,偶尔会被经纪人推出去参加选手之间的聚会。”

这个答案倒是一点都不出乎意料,不二心下一阵佩服手冢对网球数年如一日的执着和热爱。不过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见识了,所以惊叹之余便又出言调侃了两句:“旁人只道你在球场上身姿矫健、从容不迫,谁知你背后过得是苦行僧的生活。可怜了那些被你的魅力折服的小姑娘们,竟不知道她们心心念念的男神是个毫无生活情趣的人。”

听完这话,手冢倒是停下了脚步。察觉到的不二也随即站定,转身疑惑地看着他。

四目相对的一刹那,手冢定了定心神,开口道:“旁人懂不懂,我不在乎,只要你能理解,就足矣。”

手冢瞧见几步之遥的不二明显地一怔,只是他话已出口,便断然没有再收回的道理。想了想,他又补上了这么一句:

“国中的时候,你说总觉得和我在一起,无论多高的地方都可以到达。现在我离顶端差的不远了,最后的这一段,你可愿和我同行?”

皓月高悬,星幕低垂。四周死一般的静寂,连虫鸣也仿佛都不知不觉消失了,这一刻,天地仿佛只剩下不二,以及站在他面前的手冢。

手冢的声音很稳,就好像问了一句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听在不二耳里却如平地惊雷一般,震得他有些说不出话来。

在寿司店的时候,他就察觉到手冢似乎太沉默了些,以为他是有什么心事,提出一起走走也有几分让他散散心的意思。

没想到,手冢竟然是要说这个?

饶是不二,此刻思绪也是一阵混乱。

然而大脑混混沌沌之中,他却还有空琢磨,凭手冢那种最是谦恭自知的性子,居然说出了“离顶端不远”这种话,也真是难为他了。

想到这里,不二不禁抬眼去看自问完那句话后,就只静静站着看他的手冢。

一如既往地挺拔与坚定。

心突然就软了一下,拒绝的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听到那些话的时候,明明自己内心也是有惊喜的。那些在年少时期被刻意忽略、刻意压抑的微妙心思,最终随着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冲破了认为的桎梏,在心头翻腾。

“好啊。”他最终笑眯眯地答,“荣幸之至。”

不二确定有一瞬间他在手冢琥珀般的双眸中看见了漫天星光。

手冢一步步上前,直至把面前眉眼弯弯的青年揽进怀中,而后在他耳边说:“不二,我很高兴。”

而后不等怀里的人有反应,手冢便率先转身往回走去。

手冢这般坦诚,不习惯的人倒变成了不二。只是他睁开眼细细看,到底还是瞧见了手冢耳后那一抹红晕,不由觉得有些好笑,抬腿加快步伐追了上去。

一旦你确实需要爱,你就会发现它正在等待着你。

-TBC-

 

评论(4)
热度(27)

© 穆之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