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带你看看我眼中的世界

【冢不二】别来无恙(11)

11.

对于手冢和不二来说,只要他们想,就一定可以并肩走到最后,因为他们足够坚定,也足够强大。

 

英国,伦敦。

虽然刚过正午,天色却已有些暗沉。薄薄的雾不知何时浮起,游走在都市的各个街道间,模糊了人们的视线,空气中也弥漫着令人不快的湿意。

温布尔登网球场,欢呼涌动,衣袖飞扬。

仿佛天气丝毫没有影响这里的热烈与激情。

看台两侧的观众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中来回跑动的两人,紧张而期待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开来。

还有一球,所有人都在心中默念,还有一球就结束了。

球场一侧那个茶发棕瞳的男人扬起左手将球拍迎向了飞来的网球。一抹黄影蓦地闪过,决定了这场比赛胜负的小球越过网后飞快地向地面坠下,却没有再弹起,而是旋转着滚动了几下,最后在众人的屏息中无力停住。

比赛结束的哨音随之响起。

短暂的静默后,观众席上猛然爆发出潮水般的掌声和尖叫,各家媒体记者也急忙将镜头对准了场中刚刚赢得胜利的男人——手冢国光。

对于这个职网中为数不多的亚洲面孔,许多记者都抱着复杂的心情。就在十几天前,他们还大肆报导手冢闯入法网四强是爆冷门。今天的温网首战中,手冢却凭借自己一贯凌厉冷峻的球风征服了目前风头正劲的对手与场上无数观众,也向全世界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正在整个球场都陷入对手冢的热议时,他们议论的主角已经悄悄离开了场地,踏上了备战下一场的征程。

 

不二背着包踏上这片异国土地时,已是接近黄昏了。正午时的雾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消散了。傍晚的阳光得以倾洒而下,给这座现代都市染上几分古典宁和的韵味。

因为这次的摄影大赛正是为了本届温网举办,所以主办方为摄影师安排的也是大多数参赛网球选手所住的酒店。

不二婉拒了负责人派车接送的建议,独自沿着横贯伦敦的泰晤士河不疾不徐地走了一段,而后在天色完全暗下来之后,好心情地坐上了去往酒店的双层巴士。

Check-in时,热情的前台小姐还建议不二去旁观选手训练:

“选手训练专用的三四两侧是对普通客人开放的,不过外人不能进入选手们的专用场地,只能在公共的走廊上参观,拍照和随意攀谈也是禁止的。当然,如果有选手感到被打扰,他们有权请你离开。”

将行李安顿好之后,不二踏上了通往三层的楼梯。

越接近三楼,隐隐传来的击球声就越清晰。

不二一步步踏上楼梯,直至来到训练馆的门前。纵然早有心理准备,他还是为眼前的景象震撼了一下:

偌大的场地被透明玻璃分割成若干私人训练场,仅在中间隔出一条长廊供人走动参观。几乎每个场上的选手都在做着剧烈的自主练习,即使体能消耗也很大,他们也始终没有停下动作。对于他们而言,网球不仅仅只是自己的梦想,更是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全部。

不二站在入口,罕见地有些犹豫。数年没有接触过网球的他此刻站在独属于职网选手的空间面前,心底倒涌上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片刻后,他最终还是慢慢地抬起脚,踏入了训练馆内。

仿佛误入了某个截然不同的领域,火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几乎定在原地无法动弹。感受着空气中洋溢着的对胜利的渴望和执着,不二轻笑了一声。

原来如此,手冢,我好像能理解你当初不顾一切要进军职网的原因了,这里的确是一片不同以往的、无比广阔的天地。

适应了馆内如火的气氛后,不二顺着走廊向前走,不时地驻足观看两旁的训练。选手们大都正专注于训练无暇顾及其他,所以一路下来他也没有遭到阻拦。

就这样走了一会,不二不经意间在训练场上发现了某个熟悉的面容。

凯宾·史密斯,这个在国中时和不二有过一面之缘的美国选手此刻刚刚结束了当天的训练,背起球拍推门而出。

凯宾的心情还算不错,只要想到自己曾和越前约定一定要在温网上分出个胜负,就感觉干劲十足。毕竟那家伙可是个稍有懈怠都会被拉开距离的怪胎。

正想的出神,他突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以为只是来观光的游客,他便没有理会,但那人却继续问道:“不好意思,请问手冢国光现在在这里吗?”

什么嘛,原来是手冢那家伙的粉丝啊。

这样直接找上门来,未免有些太热情了吧。

凯宾一边腹诽一边抬头,视线中出现的是不二的笑脸。

“之前聚会的时候越前还和我提到你,今天一看,倒是终于成熟了不少呢。”

凯宾本来就觉得这样的笑容似曾相识,再联系手冢和越前,他倒是回忆起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青学当年的天才。

“...不二周助?你来这里做什么,看比赛吗?”

“只是正好到伦敦有工作,然后来随便看看。”不二扬了扬手中的邀请函,笑眯眯地打趣道,“凯宾变得厉害了许多,越前这下要有危机感了。”

突然被夸的凯宾有些脸红地扭过头去,嘟哝了一句“那家伙还差得远呢”后连忙转移话题:“你是要找手冢吗,他就在前面不远左边的场上做自主训练。”

“是吗,谢谢,”不二笑容不变地向前走去,向凯宾挥了挥手,“那我先走了,凯宾也加油,可不要输给越前啊。”

听着身后传来一声气急败坏的“我才不会输给他呢”,不二在心底偷偷笑了两声:越前和凯宾,虽然网球技术好了许多,性格还是一样没变地别扭啊。

凯宾站在原地,注视着不二走远的身影,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十三岁的日本之行——第一次见到不二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微笑着站在手冢身边。

当初自己还暗暗奇怪,为什么明明两个人无论是气质、球风、性格都完全相反,站在一起却是异样地和谐。直到后来他也进入了职网,某次训练的时候恰好旁观了手冢和越前的练习赛。然后在越前输了之后听到他小声抱怨还是不二前辈在的时候手冢比较有人情味,凯宾这才恍然大悟。

虽然不知道两人现在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但凯宾相信只要他们想,就一定可以并肩走到最后,因为他们足够坚定,也足够强大。

 

-TBC-

 

评论
热度(25)

© 穆之西 | Powered by LOFTER